蟲二

—— 我有一万个下流又不温情的想象 all about you ——

【J3短文整理】道剑·人面桃花笑春风

如今要说起来,云逸与叶瑾这二人的初遇,其实非常书面化。

云逸是个道士,师承华山,嗜剑如命。

烟花三月下扬州,虽已至四月,江南的景致,仍是春色融融。

沿湖一排排柳树被风一吹,便有无数白絮如雪般飘散在这个城市中,云逸背着剑在城中闲逛,忽然就被个小物件砸中了头。

从他头顶掉到地上的是一把折扇,而掉了扇子的,正是叶瑾。

 

那时正是春风拂面的好气候,云逸抬头,便见到了倚在楼上木栏边的黄衣公子。

叶瑾正对他微笑,他颇为懒散地靠在酒肆阁楼上,一手撑着下巴,一手端着精致的酒碟,里面盛的是这店里新酿好的梅酒,淡红色的液体发出诱人香味。

漫天柳絮,云逸仔细打量起这位贵气十足的公子来,长相称得上俊美风雅,如墨长发用金色丝带简单系起,和他人一样懒懒地垂在漆红木栏上,勾着薄唇,端的是一副飞扬跋扈少爷样。

纨绔子弟。

云逸在心中下了个结论,俯身捡起地上的折扇。

 

“真是多谢道长,烦道长帮人帮到底,顺便送上来如何?”那公子笑嘻嘻地开了口。

云逸倒是第一次见如此请人帮忙的,想也是哪家娇生惯养的富家子弟,他皱了皱眉,又很快敛去,拿着扇子进了酒肆。

如此,便成了他们的初见,之所以说是书面化,因为再往后几百年的某本风月小说中,男女主人公也是个类似的见面方式。

 

且说当时云逸还了扇子,正想转身离去,那公子却开口挽留,说独自一人饮酒太过寂寥,不如交个朋友如何?

云逸本无心与他扯上关系,只是见那人腰间一把长剑,剑柄刻着流云,做工精细,应是一把好剑,便决定看在剑的份上留下来陪他喝上两杯。

酒过三巡,那公子又起了兴头,非要云逸给他算上一卦。

云逸咬牙,心道自己又不是大街上坑骗的假道士,面上却涵养极好地点了头,请他伸出手来。

 

其实卜卦之说,他也是懂一些的,问了生辰八字,拉过叶瑾的左手展开,清晰的纹路尽收眼底。

“出生富贵,少年得志,顺风顺水,风流倜傥。”细看了一会儿,云逸拣着好词说。

“道长造词辛苦,本少爷想知道的是,一个情字。”叶瑾听得好笑,心知这道士拿他当乐子,他也该给个回敬。

“这……”云逸多了三分认真,还真看出了点什么。“公子的情路称不上坎坷,只是……”

“道长不妨直言。”

“没有子孙福。”云逸这句是真话,心里也纳闷为何这样一个翩翩公子,会看出这么个结局来。

“哦?这是为何?”叶瑾收回了手,虽还面带笑容,心中却已罩上了一层阴郁。

“天机不可泄漏。”云逸喝了口酒,把话头送回去。

“哼,道长好不讲理,本少爷请你喝酒,你反倒咒我断子绝孙!”叶瑾一拍桌子,抽出腰间长剑,毫不留情地朝云逸袭去。

云逸未料到他突然翻脸,接了个措手不及,心想这些富家公子果然不懂什么叫为人之道,耍起混来也是蛮不讲理。

 

于是这二人就从楼上打到了楼下,酒肆中的客人早被吓跑,街面上的摊贩也被惊得鸡飞狗跳,酒肆老板看着自家被炮灰掉的桌椅欲哭无泪。

几十个回合后,他二人才停手,周边皆受害良多,还不敢开口。

两人脸上身上都挂了彩,累得气喘吁吁,却没分出胜负来,黄衣公子瞪了他半天,哼出一声,丢了一锭银子给酒肆老板,转身就走。

云逸叹了口气,摸出身上的碎银子分给被他们毁了摊的小贩们,只觉今日真是天降祸害,下次出门一定要先看看黄历。

 

 

结果几天后,他又与叶瑾打了照面。

其实云逸此次来江南,是为了到藏剑山庄求一把好剑,没想剑尚未求到,却先应证了一句俗话:不是冤家不聚头。

叶瑾站在藏剑山庄二庄主身侧,双手环在胸前,挑眉冷笑。

云逸目测了下,总算明白他为何寸步不离二庄主,因为那边与自己所站之处有一台阶的高低差,不站在那儿,叶瑾与自己相差无几的身高,无法将他此时那种俯视中带着鄙视的高贵姿态发挥极致。

 

按照二庄主叶晖的说法,铸剑需要一些时间,让叶瑾领了云逸到客房休息,顺便可以带云逸参观一下藏剑山庄。

叶瑾走在前面,半句话不吭,云逸瞧着他的背影也不知该说什么好,只在心里默默后悔今日又忘了看黄历。

二人一直默契的保持沉默,待走到九溪十八涧附近,叶瑾突然转过身来,认真道:“我们比一场吧。”

云逸有些意外,这一路他时刻都在提防前方的人像那天一样突然发难,没想到他会这么正式的提前打招呼。

叶瑾看出他心中所想,哼了一声,心中颇有不快。本只想比试一场,却因被他看低而升起了胜负之心,想起刚才在山庄里悄悄围观他们的小师妹,得意一笑,说:“道长你若是输了,就穿我小师妹身上那件衣服去!”说着,抽出了身后的重剑。

 

云逸见他不同于那日,使的是重剑,就知今日一场恶战免不了。其实想想他俩只是萍水相逢,因一个半真半假的卦象而结仇,还是他让自己算的,怎么都觉得有点委屈。又记起那双马尾小师妹身上的粉白围裙,云逸苦笑,只好配合他拔剑。

二人同时举剑,只见流光一闪,交手之处激起强劲剑气,扫过周围景物,满树落叶随风飘零。

一白一黄两个身影纠缠在一起,云逸以退为进,叶瑾辟剑如虹,两人都不甘示弱,盯着对方的一招一式未敢放松。

眼前的道士比他想象中难缠,打得久了,叶瑾手中的重剑也越来越沉,见对方白袍广袖带起阵阵风声,黑发随舞身姿灵动,嘴角因遇上对手而扬起弧度,双眼直直看进自己眼中,却是冷冽认真。

这么对视着,叶瑾忽然就觉得心底某处像是被那双眼睛所触动,手上的动作也越发急进,脚下一滞,接不住云逸的剑招,直直摔进了溪流中。

 

云逸没想会如此,手上的剑收不住,点在了叶瑾眉骨上。

叶瑾面色苍白,眼中神色却依旧傲然,一丝猩红沿着他的眼角滑落,黑发被溪水浸湿,一缕缕贴在耳边,落叶柳絮,澹澹溪流,水天之间一片艳色。

云逸看得有些痴了,伸手勾起叶瑾的下颌,仿佛受到蛊惑一般吻上他眉骨的血痕,触到他瞬间紧绷的身体,云逸才猛的反应过来,急急退开好几步,自己也是一脸震惊。

“我……我不是……”他急于解释,却又不知道要解释什么,吞吞吐吐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叶瑾却是没有任何言语,只紧咬着下唇,心脏跳得太快,竟觉得有些疼起来。

他听着道士语无伦次的话,心下惶然。

这臭道士算的那一卦……

他这余下的半生,只怕当真是要断子绝孙了!

 

 ——END——


评论
热度 ( 3 )

© 蟲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