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二

—— 我有一万个下流又不温情的想象 all about you ——

【J3短文整理】毒秀毒·无题

“是蛊。”

那穿着奇装异服的神医研究了半天,得出这个结论。

废话!他当然知道是蛊,否则干嘛千里迢迢跑来苗疆找什么五毒神医。

“而且还是情蛊,啧啧,大妹子,在哪惹了一身债的?”神医周身围着蝴蝶,神情颇为玩味。

确实是情蛊,想他自16岁离开七秀坊踏入江湖起,身边就不乏追求者,等回去查出是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的敢把主意打到他秀爷身上了,定要将那王八蛋全身种满催情蛊扔寇岛去孝敬八歧大蛇!至于那大妹子的称呼……算了,纠正过很多次了,这个花蝴蝶还是听不懂,异族之人果然沟通困难。

“不知要如何拔除这蛊?”他特意放低身段,笑眯眯的看向神医。

“呵呵,拔蛊不难,就是我想讨点好处。”神医笑得如山里汉子般一脸纯良。

“神医想要什么?”

“大妹子以身相许如何?”

秀爷笑眯眯的脸稍微有点僵,很快又道:“神医想要多少银子,哪怕想要隔壁那暴发户山庄,我都给你,至于那以身相许嘛……如果神医实在想许,那在下也只好勉为其难收下了。”

此话一出,二人都沉默了半响,若有所思地笑脸对笑脸。

“价钱回头再讲,还是我先来帮大妹子拔了这蛊吧。”最后还是神医先松了口,秀爷也没反对,反正蛊拔了,到时候再讲什么条件,他总吃不了亏。

 

神医稍微准备了下,让秀爷到他那木床上躺好,然后取了朱砂分别涂抹于秀爷的眉心和眼尾处,再拿苗家小刀比划了半天,最后叹口气说:“这蛊要从你眉心取出,之前我说讨点好处是开玩笑,但你自己确实要付出点代价。”

“无妨,只要能将这玩意除了,身上痛点也没关系。”

神医唉了一声,用小刀在他眉间点有朱砂的位置轻划出一条细线,也不知用了什么方法,慢慢有一只乳白色的虫子扭曲着从那条线里钻了出来,神医快速抓起,扔进了他平时装蛊的瓶子里。

秀爷只感到一阵头晕,眉头皱起,缓缓睁开了眼。他眼尾那点朱砂如胭脂般荡开,正勾画出双眼的诱人轮廓,取蛊那道伤口合着朱砂浸了血,像极了女子贴在眉心的图纹。原本满头的青丝竟在蛊虫取出的瞬间全染上了霜色,而这一头的银发却并未损他半分风骨,根根垂下落于锁骨之间,一双狭长透亮的凤眼略显疲惫地看向神医,浑然一股妖冶之气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神医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心想这男人虽比他见过的任何苗族女子还要美,身上却又透出一股子高傲的霸气,妖而不媚,那不是女人所能比的。心里这么想着,身体却不断靠前,趁秀爷还未回过神,一用力便将他压倒在床榻之间。

“大妹子,蛊取出来了,你也该以身相许了。”

秀爷半仰地靠着,这个姿势看来正好让他半眯着眼,眼角的红印更为艳丽,神医看得出神,忽见他唇角勾起一片冰冷,然后就觉得全身动不了了。

秀爷慢慢起身,从身后抽出双剑,将不能动的神医推开倒在床上,两人正好换了上下。那花色繁复的剑纹抵在神医脖子上时,他才知道自己中招了。不过他也不慌张,憨厚地笑起来,道:“大妹子果然好身法。不过……”

秀爷这时也感觉到自己背后一阵痒麻,不一会儿一条蝎尾便勾在了他颈上。

“雷霆震怒虽然管用,但我的小宠物好像有点生气了。”

两人就这样僵持了会儿,秀爷小心收了剑,将手伸进神医的衣领中,时轻时重地厮磨起来:“你不把那恶心的东西收起来,爷如何上你?”

神医听了秀爷说要上他,心里打了个小九九,反正谁上谁下都差不多,重要的是先赖上不放手,于是心满意足地收了蝎子,乖乖躺好,还故意打开双腿,摆出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来。

秀爷看着好笑,将头埋近他颈间,湿润的气息顺着脖子延续到耳垂上,神医只觉耳朵上如蚂蚁叮咬般的一阵痒痛,便听秀爷低沉沙哑的声音响起:“天太热了,爷没那兴致。”

说完,他迅速起身,连背影都没给神医留一个。

“怎么能这样!”五毒教的汉子第一次欲哭无泪地躺在床上,机关算尽竟然还是被耍了!

 


评论

© 蟲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