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二

—— 我有一万个下流又不温情的想象 all about you ——

【J3短文整理】秀爷X大师·无题

 他在这浪费一整天了,从室外搬到室内,那和尚仍未搭理,犹自念着心中的佛。


  这里真是安静得可怕。

  虽有佛主在上,却也是不会说话的泥塑罢了,他心中不屑,那和尚却将自己的信念全交托给这些泥塑,毫无保留。

  他靠在离和尚身后不远的柱子上,看着他专注的背影,始终挺直的背脊,犹如佛堂上的金身。

  ——究竟是什么让你这么虔诚?

  大殿里只有烛火跳跃的声音。

  窗外的风吹动枝叶摇摆,和尚始终闭着眼,仿佛除了嘴里默念的经文,这世间的一切均与他无干系。

  然则身后那人所带的桃花香,早已扰乱了原本沉厚的檀香气息。

  他不是第一次听说七秀坊有男弟子,也并非第一次见到。

  他曾奉主持之托游历到扬州郊外,就见那人立于桃树下练剑,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正如诗中所写,

  七秀坊的剑舞,名动天下。

  适时暮色红夕,他见那人脸上的笑,桃花瓣落了一地,也落入了曾只住着佛经的心底。

  「——你这和尚,长得还真好看。」

  待他清醒过来,那一身粉色的人已近在眼前,他心中一惊,隐约抓住些什么不该有的情绪,连忙闭眼,双手合十,念了句阿弥陀佛。

  「你知那西方极乐,便真是一句阿弥陀佛就可悟道的么?」桃花的香气扑面而来,他听见那人笑语,一睁眼,竟被花瓣掩了视线  ,原是一瓣落于眉间,恰如那人眼角上挑的红印。

  「这眉间一点朱砂,竟别有风韵。」他还未反应过来那人说的是自己,忽然额间一热,细碎的吻落在上面,他惊诧地看着那人嘬  下那片花瓣,又送于他嘴边,而后便是,唇舌相缠。

  他几乎是逃回少林的。

  他心中知自己犯了戒,却懵懵懂懂,不敢将那色戒两字妄加上去,那种……几乎灼烧掉全部理智的热,便是色戒么?仅仅是个偶  然路遇的人,真引得自己犯了色戒?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明明念着四大皆空,却无法真正心平静气,无法掌控的恐惧,甚至让他拿不稳项上的佛珠。

  三年,三年后的今日,他又见到了这个乱了他心的男人。

  「我寻你也花了些时日,原不知大师竟是少林的高僧。」

  他听见身后的脚步声,虽面上无变,心下紧张,佛珠数漏了一颗也不知。

  「在下有一事难以释怀,还请大师指点。」指尖的温度落在白色的袈裟上,顺着那繁复的花纹一直延伸到脖子,僧人唯一裸露在  外的肌肤被轻柔地触碰,他无法抑制地开始颤抖,心中的禅意早已失了型。

  那如蛇一般细滑的手指竟沿着他的后颈,攀附到锁骨,然后再往上,描绘出喉结的形状,和尚忍无可忍,睁开了双眼。与此同时  ,耳垂一阵湿润,他听那人带着笑意的声音,问他,

  「大师,既能渡苦厄,何不渡情?」


评论
热度 ( 41 )

© 蟲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