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二

—— 我有一万个下流又不温情的想象 all about you ——

【古2/谢乐】我家男神高贵又冷艳[第24章]


话说这两天……拖延症犯了,沉迷在密林父子的美貌中不可自拔_(:з」∠)_


第二十四章


周一,繁忙的上班日。

乐无异和夏夷则一起出了门,因为他身上没钱,中国好基友夏夷则土豪还赏了他一千大洋,并开车把他送到公司楼下,确保他安全进了公司大门才离开。

他们分别的时候夏夷则还叮嘱了一句注意安全,而他们都没有想到,公司里正酝酿着一场专门针对乐无异的风暴。


乐无异从进了公司大门起就觉得今天哪里都不对,好像沿途不少人在刻意地打量他,虽然他很帅经常走路上被人偷窥没错啦,但是这些人躲躲闪闪又带着好奇探究的眼神实在太不正常了。

进电梯的时候,乐无异很明显注意到离他近的同事不动声色地挪开了些,然后又是那种悄悄打探的视线,乐无异忍不住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衣裤,没什么问题,裤子拉链也是拉上了的,所以,到底哪里出问题了?


待进了办公室,三三两两聚在一起一看就是在讲八卦的同事们,见到他的那一瞬间,眼里闪着各种好奇或者不屑的神色,乐无异这下可以确定,他们所八卦的事,一定与自己有关。

这办公室里唯一没有参与八卦独自坐在位置上的闻人,一见他就赶紧过去,把他拉到一边,小声道:“无异,出事了。”

“怎么了?”听到出事两个字,他第一反应就是师父,心跳不由自主地加快几分,心中隐隐的不安扩大开来。

“你来看……”闻人把他拉到电脑前,屏幕上开着的是公司邮箱,那里面躺着一封匿名举报信。


这封举报信是发给公司高层的,但又抄送给了全体员工,每一个有公司邮箱的人都能看到。里面举报了原行政部员工乐无异,故意偷窃上司的文件,又与新来的总经理谢衣勾结,不但没有被辞退还被调到设计部。随后又被总经理包养,并住进谢衣家里,作为一名同性恋者,私生活不检点,为了钱和工作勾引上司。


邮件的附件里还有几张照片,他偷偷到停车场,坐上谢衣的车,在车中与谢衣接吻,两人一起从家中出来,还有送谢衣出差前在家门口亲密的拥抱。这些都是偷拍的照片,就像娱记狗仔一样角度刁钻,虽是偷拍,但两人的模样都很清晰,也看不出有PS的痕迹。而还有一张正面照,是他与谢衣头靠在一起亲密的合照,那是平时夹在他钱包里的照片。


乐无异看呆了,他没想到有人会对他抱有如此恶意,从一开始的袭击他,抢包,到今天的曝光,一切都是精心策划好的,或者说,从一开始在行政部偷雩风的资料开始,这人就有意针对他了。

但同时他竟然又有些庆幸,太好了,这些都是针对他的,师父最多算被连累,师父一个人在外地,也没有出任何事,这真是太好了。


周围的同事都在打量他,他们在看一个同性恋,一个被上司包养的男孩,看一个屡次处于八卦中心却还能保住工作的关系户。对于他们来说,这些都是猎奇又足以引为谈资的事情,有些人觉得很恶心,一个私生活不检点的关系户,竟然能得到跟他们努力工作的人一样的待遇,只要陪上司上床,就能得到青睐,凭什么?有些人又觉得很可惜,这位同事长得如此出色,平时接触下来性格也不错,却不想背地里如此龌蹉。


不过他们又好奇着,公司会如何处置他?谢衣会不会撇清责任?哦对了,举报信中还说总经理这次出差其实是为了躲避他的纠缠,听说他最近被赶出谢衣家了呢,还听说今早是个长得很帅的陌生男人开车送他上班的。

诶,你知道吗?原来男人也可以像女人那样?

是不是又换金主啦?听说开的还是辆豪车,那男人西装革履的,没准比总经理还有钱呢!

那个闻人好像跟他关系挺好?我以前还以为他们是恋人呢?

谢经理要周五才回来吧?说不定就是被缠烦了,故意找人写的什么举报信?


“都给我闭嘴!”实在听不下去的闻人一拍桌子,愤怒地看向那些乱嚼舌根的同事。众人都被她吓一跳,一时都安静下来。

“你!”闻人指向一个刚才说得最起劲的男同事,道:“每次都说自己女朋友约了吃饭,手上的活就差收尾了好着急,哪次不是无异主动帮你让你先走了的?其实你女朋友就活在网游里吧!”

“还有你!”闻人又指向另一个年纪长一些的女同事:“自从有次尝过无异做的甜点后,每次都缠着无异多做点给你,带回去给你家小孩吃,之后无异每次都专门为你准备了一份。俗话说吃人嘴软拿人手短,路边喂过的野猫还知道感恩呢,有些人连动物都不如!”

“你们,自从无异来了咱们部门,有谁需要帮忙,哪怕是倒杯水,他哪次不是主动跑得最快的那个,那么在你们眼里,这个平时跟你们处得好好的小伙子,真是那么不堪的人么?”


“闻人,别说了……”乐无异拉着闻人,现在整个办公室气氛都挺尴尬的,他自己就算了,不能让闻人也跟着得罪人,他知道这些同事平时也没什么坏的心思,对他也算挺好的,现在这么摆在面上来说,大家都不好处。

“……这世上,人言有多可畏,只有受过伤害的人才最清楚,大概对于仅仅是同事关系的你们来说,这些只是道听途说的一些小八卦罢了,不需要去认证它的真实性,也不需要去考虑你们口中的当事人究竟做过些什么。”闻人羽看着面前说不出话来的众人,用平静的语气一句一句地说道。她不怕这些人因为乐无异的关系而疏远她,无异是与她一起长大的挚友,伤害无异就是在伤害她,就算自己的话在这些流言蜚语中毫无分量,她也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维护她的挚友。


“可是他跟谢衣睡过,住在谢衣家,这些也不是假的吧?”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乐无异转头一看,竟然是他那位学长,砺罂。

“你是谁?”闻人羽皱眉,这人长得就不像个好人。

“呵呵呵呵呵,我是乐无异的学长啊,对吧学弟?”砺罂挂着不怀好意的笑,走到乐无异身旁,有意无意地捏了捏他的手臂。

“咝!”乐无异被他碰到伤处,躲了一下,却被对方捏得更紧了。

“咦学弟,怎么了?”砺罂暗地里下了狠劲,很快就感觉到乐无异的手抖得厉害,心中得意更甚。“学弟,你跟谢经理,究竟是什么关系啊?你明明做错事他还袒护你,也算是违反公司规定吧?我虽是你学长,但不忍见你自甘下贱啊呵呵呵。”

“你……放手!”乐无异用力一挣,总算摆脱他的手,好在外套穿得厚什么都看不出来,但是他已经感觉得到手臂处的黏稠,想必伤口又裂开了。

“呵呵,学弟,你说啊,你有没有陪总经理睡过?他有没有……干得你很爽?”

“你住口!”乐无异被他说得面上一阵红一阵白,旁边围观的群众果然又开始窃窃私语,闻人羽把他拉到身后,啪地一巴掌给砺罂招呼了上去。

“臭女人你居然敢打我?!”砺罂未料会突然挨着一巴掌,凶狠地瞪着闻人,抬手就想还掌,乐无异见他居然想对女人动手,终于忍不住,冲上来一拳正中砺罂面门,打得他鼻血直流。


“够了!你们都在胡闹什么?”

设计部闹这么大的动静,沈大总裁终于驾到,劈头盖脸把看热闹的人群骂了一顿,然后皱眉看向乐无异和砺罂,当他的目光扫过乐无异手臂时明显愣了下,原来裂开的伤口流血太多,即使是冬季的厚外套,也被沾染上血色。

“我来是要告诉你们,之前那个偷窃资料的照片分析出来了,我已经交到雩风手上。”沈夜说完,又瞟了一眼乐无异,沉默半晌后对他说:“你先回去。”


“太……总裁!”沈夜这话一出,四周都像炸了锅,乐无异更是慌乱,张口就想要辩解,但是沈夜只对他摇了摇头,似乎不愿听他说更多。

“我说了,你先回去,给公司惹了这么多麻烦,我这个总裁说的话都不听了吗?”

“……”乐无异张了张嘴,又闭上了,他低下头,拳头握得紧紧的。他相信沈夜不会真的把责任都推到他身上,让他回去也是一种保护,但是他就是不甘心,这一走,公司里的流言蜚语不知会传成什么样,而他自己,就连一句辩解也做不到。


没有人会听你说话,没有人真正的想听你说话,热衷论人是非的人就像天上的乌云一样,他们聚集在一起,散播着黑色的阴霾。人们不需要真相,不需要证据,只要说得够栩栩如生,他们有时间乱嚼舌根,有时间胡编乱造,因为会被影响的并不是他们自己。

人言多么可畏,众口能够铄金,那些被人故意糊在脸上的黑泥会让本来喜爱你的人变得怀疑,让本来无所谓的人对你刁难,让恶从地底下拱出来,生活四壁寒冷,不见温暖。


“师父……”乐无异慢慢走出公司大门,这过程中他一次又一次的听到周围人的议论纷纷,被各种难以言喻的目光洗礼。今天的天气很好,上午的太阳正缓缓升起,从厚厚的云层中照射出耀眼的光芒。乐无异抬起头,伸出一只手挡住刺目的阳光,柔声对自己说道:

“即便是这样,我还是不想变得和他们一样,只看得到悲伤愤怒和加诸在他人身上的迁怒。师父,就算他们所做的事都在伤害我,我也不能被那些负能量影响,愿意用别人的嘴巴而不是自己的眼睛认识我的人,我何需在意?”


他想起幼时的某个午后,太阳从绿色的树叶中透出点点柔光,撒在他与谢衣共同的家中,他趴在书桌上,听师父翻阅着书本,用这世间最温柔的语调念给他听:

“活在残酷世界里的唯一堡垒,就是用善良打造的温柔。”


——TBC——


这章其实是前些天写的,看了一篇关于谣言的长微博,还有一些,嗯,圈子内的黑泥,感慨比较多。

其实我一直不太混圈,发了文就跑,我挺怕看那些黑泥的。生活中负能量已经那么多,网络上萌个喜欢的东西何必吵吵闹闹的呢?

所以即使是这章写成这样,最后还是希望能传达些正面的东西,我相信无异和谢衣,都是不会被污泥侵蚀的人,他们善良,积极,永远是我们的小太阳~~


评论 ( 9 )
热度 ( 34 )

© 蟲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