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二

—— 我有一万个下流又不温情的想象 all about you ——

【古2/谢乐】我家男神高贵又冷艳[第23章]


第二十三章


谢衣第二天就收拾好行李飞了,乐无异忧伤的去上班又遭受了加班地狱,因为最近有新项目要启动,全公司都陷入忙碌状态。乐无异吃完午饭赶回办公室继续工作的时候,竟看到沈总裁跟瞳助力亲亲热热提着对面新开日料店的外卖进电梯,他顿时感受到来自上层阶级的恶意,决定化悲愤为食量,约了闻人下班后也去尝个鲜的。


闻人若有所思地瞟了眼他的腰围,叹了口气答应了。以前也不知道哪位机智的小伙伴曾说过,互相监督减肥的结果最后都会演变为走一起去吃吃吃,算了……不管怎样先吃了再说。


晚上加班到8点半,又到日料店大快朵颐后,已经快10点了。乐无异事先电话里跟师父报备过,这会儿也不担心师父找他,把闻人送回家后,天空已经被黑夜笼罩,冬天的夜晚连星星都看不见,乐无异戴着耳机一个人走在路上,完全没注意到黑暗中蛰伏的危险。


从地铁站到家的一段距离不算长,只不过他们住的算是高档小区,选址远离闹市,天气冷了这会儿晚上根本没什么人出门,连路灯都昏黄昏黄的不给力。一个穿着连帽衫戴着帽子的男人跟在乐无异身后很久了,在温室里长大的青年没什么危机意识,经过一条暗巷时,那个跟踪者突然袭击了他。


对方的目的似乎是他背着的运动挎包,乐无异被忽然出现的袭击者吓了一跳,随后还未反应过来就被抢了包。

“我靠!”乐无异心里一急,扯下耳机拿起手中的肾6就砸了过去。但是很不幸的是,肾6终究不是挪鸡鸭,抢包者被砸了个正着,愤怒地丢地上一脚踩住,乐无异新买的手机就这么报废了。


他也来不及心疼,见对方跟自己身材差不多,追上去扯住自己包的背带,与对方扭打成一团。抢包的人似乎心有顾忌,一直在护着自己的帽子,不让脸露出来,乐无异看准了这点,心生怀疑,伸手去掀他帽子,没想到那人狗急跳墙,竟从包里摸出了小刀,狠狠扎进乐无异的手臂。


乐无异愣了一下,紧接着一阵剧痛传来,他也顾不上自己的包了,捂着手臂就往后退,那人趁着他退后的时候把刀拔了出来,血瞬间涌出来,染红了他整片袖子。


这下可好了,手机坏了,包被抢了,抢匪跑了,自己还受了伤。而他的钱包、钥匙什么的统统都在被抢的包里,手臂上的伤不轻,血流不止,这么下去估计是真的大事不好了。乐无异心里还在给自己点蜡,他以后一定要常备一个诺基亚,现在这样,连110都没法打。


乐观向上的乐小公子,就这么一边吐槽自己,一边捂着受伤流血的手臂挪到小区门口,敲开了保安室的大门。保安是个跟他差不多大的小伙,第一次亲眼见到那么多血被吓个半死,见乐无异嘴唇都乌了,痛得说不出话来,赶紧帮他拨打了120。


等送到医院,医生一看不是小伤,得缝针,加之他失血过多,最好留院观察。好心的保安一路陪着,可是费用一时半会儿也拿不出太多,只好又去问他联系家人。乐无异想自己到是能背出师父的号码,但哪敢打呀,最后纠结了半天,向保安借了手机登扣扣,总算翻到还没下线的逸尘子,这才安下心来倒头就晕。


等他再次睁眼时,夷则阿阮闻人都已经守在病床边了,阿阮哭得眼睛红红的,尽管医生已经说了他只是失血过多,让他们不用担心。

“小叶子!你终于醒了!”

“诶,怎么阿阮你们都来了……”

“你还说,让你打车回去,非跟我说什么工资还没发坐地铁,你还能缺钱?”闻人翻了个白眼,以往乐小公子跟他们出门,哪次不是一掷千金,就今晚那顿晚餐,也是他掏钱买的单。

“那不一样,跟女孩子吃饭当然要我来请,哪能让你们掏钱。”

“哎,幸好小叶子你有主了,不然多少妹子得死在你手里。”阿阮倒了杯水,小心翼翼地端给他。


“无异,到底是怎么回事?”夏夷则皱着眉,刚才来医院见到乐无异手臂上的伤时,就知道当时的情形有多危险,而乐无异的身高体型都不应该属于一般抢劫犯会下手的对象才对。

“我也不知道。”乐无异摇摇头,他现在也是满肚子疑惑。“主要是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我都没反应过来,那人起初也不是想要伤害我,就抢了包想跑,我跟他打起来时,他也是遮遮掩掩不让我看到他的脸,后来动刀子也是因为我差点掀开他的帽子。”

“也就是说,对方是怕你看到他的脸?那就有可能是熟人?”闻人的师兄是刑侦的,刚才赶来时她已经把事情报给师兄了,毕竟是起抢劫案件,还是需要警方介入比较好。


“我也不太确定,光看身形的话,并不是我熟悉的人。不过那身打扮……”乐无异忽然觉得是在哪见过那装扮,但又怎么都想不起来。

“不管怎么说,这事不像一起单纯的抢劫案,你包里都有些什么?”

“嗯,其实也没啥,贵重的就钱包和门钥匙,别的都是些杂物,记事本什么的。”

“我听谢前辈说你最近在做设计比赛,包里没有这方面的资料吧?”

“没有,那个我已经做完了,教授帮我交上去了,这个可以放心。”

“嗯,那就好,总之你最近小心点,还有谢前辈那边……”

“好夷则!”乐无异一听他提谢衣,紧张得赶紧坐起来,拉住夏夷则的袖子:“好夷则~~你可千万别告诉师父啊!”

“……”夏夷则默默看了他两眼,鄙视道:“你别跟我撒娇,你手机坏了,打不通电话,你觉得谢前辈在外地这么几天会不找你?”

“那你帮我跟师父说,我手机不小心摔坏了,暂时没法跟他打电话……”

“你为什么不自己说?”

“那你把手机借我……”


现在的时间已是凌晨3点,夏夷则有心没有提醒他,乐无异打电话的时候也忘了这事儿,不过谢衣那边到是很快接了,并且也相信了他的话,只叮嘱了几句早点休息注意关好门窗之类。挂了电话乐无异还在得意瞒过了师父,夏夷则心想,乐兄,在谢前辈跟前,你还有得练。


不过这针也缝了,伤也包扎好了,在医生再三保证没什么问题之后,乐无异还是得出院,家门钥匙弄丢了是个问题,好在保安平时经常打照面,认识他和谢衣,答应帮忙看着,若有他们之外的人来开门,不管是谁先逮着再说。


至于伤患的去处,当然只能是挚友夏夷则家了,明后天都是周末,不用去上班,可以好好在家养伤休息下。


——TBC——


好孩子请千万不要学习乐无异同学,遇到抢匪请不要只身跟他搏斗。。。。


评论 ( 3 )
热度 ( 35 )

© 蟲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