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二

—— 我有一万个下流又不温情的想象 all about you ——

【古2/谢乐】我家男神高贵又冷艳[第13章]

第十三章


周一一上班,谢衣就接到安保处从监控视频里提取的几张照片。

因为是将上周末休息时间的所有监控都过一遍,颇费了些时间,结果还真在周日晚上大概10点的样子找出了端倪,一个穿着运动连帽衫的人刷卡进入公司,再爬楼梯上了二楼,进了行政部。由于公司并没有在部门与办公室内安装监控,所以看不到此人做过什么,但是非常可疑就是了。


那人看起来非常谨慎,从头到尾都戴着帽子,从视频上完全看不清长啥样,但是从身形上来看,倒是与乐无异十分相符。守门的大爷也说记得有这么个事,但是当时太晚了,没注意看来人的样貌,只知道是个男人,用的是未记实名的进门卡。

这种进门卡,一般是公司发给实习生或者需要临时进出的外来者的,这么看来,周日晚上进入公司而且干了点什么事的人选里,想要排除乐无异还真的挺难。


对于这个结果,雩风是非常满意的,他早认定了是乐无异干的,现在就算总经理费再大的心思,也洗脱不了他的嫌疑。现在全公司上下议论得厉害,是个人都会怀疑这个看起来还挺帅气的实习生,雩风一大早就跑到谢衣办公室等着,非要看这位新任总经理能给出个怎样的处理结果来。


谢衣当然知道监控里的人不可能是乐无异,周日晚上,他的小徒儿正坐在沙发上靠着他,亲亲热热地看电影呢。


事情陷入了被动,总是胶着着也不是办法,谢衣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公开他跟乐无异的关系,虽然不明智,但起码能在这事上帮他做个澄清。

结果这本不算大的事儿竟直接惊动了总裁大人,沈夜一看谢衣那神情就知道他肚子里打的是什么主意,当机立断给他发了封邮件顺便抄送给乐无异,里面只有“傻X”两个字。他觉得自己的徒弟一遇上乐无异的事居然变得这么不理智真是有辱师门,都怪乐无异把谢衣带傻了。


隔天总裁大人就发话了,花钱从外面找技术人员,来分析视频和照片。公司出了这种事,虽然看起来损害不算大,但是不抓出来,没准日后会养虎为患,留一个心术不正的人在公司,想想都令人不安。


于是这事在技术人员未得出结果前暂且是搁下了,但是乐无异在雩风那也没法再待下去,谢衣打了个报告,说看过乐无异面试时带来的作品,觉得很不错,决定做主将乐无异调到他分管的设计部,做建模相关的工作,很快沈夜也签了字同意。

此事一定,全公司哗然,本以为这小实习生该走人了,没想到还因祸得福直接调到了总经理手下,雩风更是气得差点把让他签字的调令给直接撕了。离珠帮乐无异收拾东西,一边还伤心地说以后少年啊你走了可要记得我的好啊吃饭的时候一定要叫我啊你那些菜一定要给我留点啊……乐无异冷眼看她假哭,不过是从二楼挪到四楼,少女你至于么?


就在他搬着东西快迈出行政部大门时,那道熟悉的、带着不怀好意和探究的视线又停留在他身后。其实这几天他经常感觉到,有谁在暗中注视着他,但是每次都抓不到对象,他总认为自己是不是太紧张了,产生幻觉。只是今天这感觉实在太强烈了,想忽视都不行,那道视线如芒刺一般,似乎还带着恨意,而当他转头去看时又什么都发现不了,这莫名的敌意让他全身鸡皮疙瘩都快冒出来了。


到了设计部,最高兴的当属闻人羽,作为乐无异的青梅,两人之前因为工作上并无交集,连午休时间都凑不到一块儿,每天只能打打照面招呼一下,现在可好了,能每天待在一个部门了。而且设计部不像行政部规矩那么多,领导和同事都属于宅男宅女,同龄人多,平时很随和,只要不影响工作,你拿电脑玩游戏都可以。

乐无异总算从不能碰手机不能刷网页的魔咒中解脱出来,顿时给设计部组长和总经理大人点了32个赞,以后他终于可以上班时间刷男神的微博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闻人终于接替了离珠的幸福生活,可以吃到乐无异亲手烹饪的好菜了,她给离珠点了个蜡,毫无负罪感地享受了起来。

“我说,为什么他们都要说师父高冷呢?”一边吃饭一边刷师父微博回复的脑残粉向闻人发问。

“……你真的不知道吗?”闻人一口耗油牛柳差点没吞下去,惊讶地看着乐无异。

“不知道啊,我看她们都爱回复师父说他高贵冷艳不理人,我怎么完全没感觉?”

“你当然没感觉……但是他确实不爱回复粉丝,微博也发得少,不挂YY没有QQ群,跟粉丝和剧组之间互动可以说没有,咱们这部剧要不是有你,他也不会来群里的。”

“是这样啊……我平时都没怎么注意,师父在国外的时候工作很忙,回家都很晚了,跟国内时差又接不上,就每天下班跟我发下短信或者QQ视频。因为每天也算能见上一面,所以还真没感觉他不跟人互动。”乐无异掰着指头算了算,这么看来,师父在米国那四年还真是……繁忙啊……要上班要配剧,还要跟他聊天增进感情,早知道他就不每天缠着师父了,应该让他多休息休息。

“其实你是想说言七大神每天的空闲时间都献给了你所以没时间跟粉丝互动是吧?”闻人羽面无表情地戳烂了一坨爆炒虾仁。

“……羽哥我没这个意思。”

“请不要花式秀恩爱谢谢。”

“好吧,我们还是来聊剧吧……”


“嘿,你听说了吗?那个实习生……”

“你是说那个行政部的?”

他们这边还没聊起来,就听到后面传来小声的议论声。今天乐无异跟闻人是在公司的给员工建的休息平台吃的午饭,这里摆的都是一张一张类似于路边咖啡馆的小桌椅,还有大伞撑着。小声说话那桌在他们的斜后方,之间隔了根颇文艺的装饰路灯,正好挡住了他们的视线,没看到乐无异这边。所以这八卦聊起来,也更加肆无忌惮。

“对啊,本来在行政部犯了错,没想到不开除反而还调到了新的总经理身边,你要说这其中没有猫腻,嘿!我可不信。”

“我听说啊,上次聚餐,他喝得老醉,还是总经理把他送回家的……你说这回家,到底是回了哪个人的家呢?”

“当时还有几个同行的,说总经理先把他们都送了最后才送的那个实习生,而且那小伙子当时喝得都人事不省了,总经理怎么知道他家住哪啊?”

“喂你们别胡说啊,他可是男的!”

“啧,男的又怎样,现在不就流行这个?”

“你们还别说,那小子是混血儿吧?我近距离见过几次,那眼睛漂亮得,跟猫似的!睫毛还特别长,皮肤又白,这公司还真没几个女人能跟他比!”

“哇擦你观察得这么仔细,是不是也有那个意思啊?”

“去去!老子才不喜欢男人呢!你们看总经理那样,刚进公司时勾了多少花痴,也是个不省心的,这俩男的凑一块儿了,我看公司里那些做言情梦的少女们该哭了哈哈!”

“哎你说,这男人搞起来什么感觉啊?”

“那你得去问总经理了,听说他来公司第一天,那小子就把手机丢了,还因为迟到被总经理特地叮嘱了不要责罚,我看啊,是那时候就看对眼了!”

“我听说他后来还买了个肾6,大学没毕业的小实习生哪来的钱啊,我看啦,咱们总经理也是挺大方的!”

“你们是说他是总经理的……那个?”

“啧,这世道也是乱的,女人胸大有人养,男人长好看了也有人肯包,哎,就我们这些屌丝,只好自己慢慢奋斗咯!”

“哈哈哈,你要是不甘心,也去把个有钱的!”

“算了吧,跟男人上床,想想就恶心!不过要是换了那小子细皮嫩肉的样貌嘛,让我干一发还可以……”


那边的对话越来越恶心,闻人羽气得捏紧了拳头,刷地站起来,乐无异想拉没拉住,就见她端起桌上的可乐走过去,在那几个八卦男吃惊的表情中泼了过去。

“喂臭女人你干什么?!”被泼了一脸的可乐,几个八卦男全都站起身向闻人发火,乐无异赶紧跑过去,拉住闻人羽使劲后退,生怕他们会伤到她。

八卦男们看到刚才谈论的对象就在眼前,顿时有点尴尬,自知理亏,见乐无异那边还拉着闻人,也不像要跟他们计较的样子,找了点纸擦了擦脸上的水渍,往厕所跑去。

“你拉着我干什么!这群混蛋!恶心死我了!”闻人显然怒气未平,自己的小伙伴被这样侮辱,任谁都忍不住。

“算了……要真打起来,你一个女孩子哪是他们的对手,万一闹到领导那里去,不好……”乐无异嘴上是在劝她,其实心里比谁都生气,是他自己就算了,他们还一直说谢衣的坏话,他知道自己又连累师父了。

“……无异,对不起。”闻人看到乐无异的表情,这才冷静下来,他虽然嘴上说没关系,其实才是最该难受的那个,她是冲动了,如果刚才打起来,他们这边两个人,确实也讨不了好,反而会让乐无异在公司里更难堪。

“不是你的错,午饭也吃完了,你先回去吧,我收拾一下碗筷。”

闻人也知道他是故意想把她支开,自己待一会儿,也没再勉强,点点头先回设计部了。

乐无异见闻人离开,刚才还很平静的面上突然变了色,他阴沉地看了看厕所的方向,将碗筷收拾好就走了过去。


这天下午,某部门的员工们奇异的发现他们几位同事脸上都不同程度地青肿几块,甚至有些还挂着血痕,一看就是被人狠狠揍出来的。只是问起来,他们却闭口不谈,只说是摔的撞的,理由拙劣得傻子都不信。


谢衣收到乐无异今天不坐他车自己提前坐车离开的短信,晚上一回到家,就看到小徒儿没精打采地侧脸贴在饭桌上,眼睛望着窗外出神,脸蛋下还压着自己给他布置的第一件任务,写一份情况说明,一式三份,一份交给自己,一份交给沈夜,一份交给雩风。


谢衣走过去,乐无异似乎还在发呆,完全没有动静。他叹了口气,将手放到他脸上,温柔地抚摸起来,乐无异表情变得难过起来,闭上眼,感受着师父手上的温度,两人沉默了很久,乐无异才有了动作,他将自己的手掌覆盖上去,贴着师父的手,抬起头来,望着谢衣。

“傻徒儿,别怕,师父在你身边呢。”

“师父,我没事,真的。”

他一边握着谢衣的手腕,一边歪头用脸磨蹭着他的掌心,谢衣任他动作,心底最柔软的地方却疼了起来。他的小徒儿受伤了,却不愿说出来,只是为了不让他担心。

可是他从来不会强迫乐无异做他不想做的事,说他不想说的话,此时也是如此。所以他只能凑上前去,吻了吻他头顶的呆毛,再轻柔的移下来,一个个吻落在他的额头,眉骨,鼻梁,还有嘴唇上。

乐无异靠了上去,紧紧抱住他的师父,忽然又觉得有了勇气,有师父在,什么问题,一定都能够解决。


——TBC——


评论
热度 ( 33 )

© 蟲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