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二

—— 我有一万个下流又不温情的想象 all about you ——

【古2/谢乐】我家男神高贵又冷艳[1-5章]

【谢乐】我家男神高贵又冷艳


第一章


【树洞】自从粉了男神,我觉得自己成了世界上最鸡摸的粉丝 [2][3] new


Lz是从今年年初在某古风歌里听到男神的念白,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掉入男神的温柔陷阱里的!!!按照正常剧情发展,应该是每天蹲点YY,刷刷微博,在论坛里帮男神掐架,在群里跟同好交流,男神发剧抢沙发,男神唱歌截铃声,最好再来点moring call、短信么么哒,做一名幸福快乐的小粉丝,结果!!!谁知道!!!男神他!!!!!!

№0 ☆☆☆ 粉了个史上最冷男神 于XXXX-XX-XX XX:XX:XX留言☆☆☆


坑?

№1 ☆☆☆ - - 于XXXX-XX-XX XX:XX:XX留言☆☆☆


男神他怎么了?捉急!

№2 ☆☆☆ = = 于XXXX-XX-XX XX:XX:XX留言☆☆☆


LZ逼死强迫症……

№3 ☆☆☆ = = 于XXXX-XX-XX XX:XX:XX留言☆☆☆


我对这个连树洞都要连载的世界绝望了= =+++

№4 ☆☆☆ = =+ 于XXXX-XX-XX XX:XX:XX留言☆☆☆


LZ帮你自首了,不谢

№5 ☆☆☆ 高贵冷艳 于XXXX-XX-XX XX:XX:XX留言☆☆☆


Ls住手!!!对不起刚才太激动了一时手快发出去,我接着说。

谁知道!这一切都是我的妄想!!!男神他根本没有官方YY!微博也只转剧,内容还就转发微博四个字!什么QQ群,什么唱歌,什么moring call,根!本!没!有!

而且最近半年来,连剧都基本没有了,偶尔串场个龙套,神马消息都没有!男神这不会是要退圈吧???QAQ

№6 ☆☆☆ 粉了个史上最冷男神 于XXXX-XX-XX XX:XX:XX留言☆☆☆


可怜的LZ……

№7 ☆☆☆ = = 于XXXX-XX-XX XX:XX:XX留言☆☆☆


看了7L,我好像知道LZ的男神是谁了。。。

№8 ☆☆☆ = = 于XXXX-XX-XX XX:XX:XX留言☆☆☆


这简直就不用猜,除了某位以温柔声线著称,却对粉丝冷酷到底的大大,还有谁_(:з)∠)_

№9 ☆☆☆ 我真不是黑 于XXXX-XX-XX XX:XX:XX留言☆☆☆


言七?

№10 ☆☆☆ = = 于XXXX-XX-XX XX:XX:XX留言☆☆☆


如果是言七的话,9L那确实不算黑。。。

№11 ☆☆☆ 根本不用猜 于XXXX-XX-XX XX:XX:XX留言☆☆☆


必须是言七,LZ我懂你啊!!!!(╯-_-)╯╧╧

№12 ☆☆☆ 同为男神粉 于XXXX-XX-XX XX:XX:XX留言☆☆☆


抱住LS大哭!

№13 ☆☆☆ LZ 于XXXX-XX-XX XX:XX:XX留言☆☆☆


………………

……………………


其实……不光是对粉丝冷,言七接剧也基本是……加了群从不说话,配好了就发给后期,也从来不拉桌= =

№76 ☆☆☆ 某策划 于XXXX-XX-XX XX:XX:XX留言☆☆☆


是的,但是男神效率很高,从不拖音,而且反音率很低,虽然很少交流但总是很有礼貌,所以尽管大家都说他冷,却很少有黑……

№77 ☆☆☆ 同策划 于XXXX-XX-XX XX:XX:XX留言☆☆☆


俗话说越是温柔的人,冷酷起来越是无情,LZ节哀。

№78 ☆☆☆ 围观 于XXXX-XX-XX XX:XX:XX留言☆☆☆


其实LZ,男神有群的。。。虽然是个山寨群。。。。_(:з)∠)_

男神也是有YY的,虽然估计连他自己也不知道频道号。。。。_(:з)∠)_

№79 ☆☆☆ 一声叹息 于XXXX-XX-XX XX:XX:XX留言☆☆☆


LZ你朝好的方面想,男神这么低调,至少想黑他的人抓不到别的点了,最多说他高贵冷艳!

№80 ☆☆☆ 我也不是黑_(:з)∠)_ 于XXXX-XX-XX XX:XX:XX留言☆☆☆


愚蠢的人类,看事物只看表面!男神虽然不主动发微博,但他会回别人的微博!你们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了!

№81 ☆☆☆ JQ发现机 于XXXX-XX-XX XX:XX:XX留言☆☆☆


嗷嗷嗷79哥求群号求YY!80哥求详细!!!

№82 ☆☆☆ LZ 于XXXX-XX-XX XX:XX:XX留言☆☆☆


指路逸尘子的微博。。

№83 ☆☆☆ 一个好人 于XXXX-XX-XX XX:XX:XX留言☆☆☆


………………

……………………


说起来逸尘傻妈某次访谈里确实透露过三次元认识男神,不过主持人怎么问都不愿透露更多了。。。

№143 ☆☆☆ 人鱼粉 于XXXX-XX-XX XX:XX:XX留言☆☆☆


翻了下逸尘傻妈的微博,发现果然有不少男神留言!而且基本都是逸尘子发食物照片深夜报社的微博!男神居然还会用表情→(¯﹃¯)

№144 ☆☆☆ LZ 于XXXX-XX-XX XX:XX:XX留言☆☆☆


23333是啊,说起来逸尘傻妈每次发的食物都好诱人,不造是哪家餐厅做的,看得好想吃(¯﹃¯)(¯﹃¯)(¯﹃¯)

№145 ☆☆☆ = = 于XXXX-XX-XX XX:XX:XX留言☆☆☆


我问过!!!可是每次问这个,一向很爱回复评论的逸尘傻妈都无视了!不造是故意的还是刻意的!!!QAQ

№146 ☆☆☆ 人鱼粉 于XXXX-XX-XX XX:XX:XX留言☆☆☆


听说言七是时差党,不知道是哪个国家,如果是腐国的话,再天天看到这些食物…………o(* ̄▽ ̄*)o

№143 ☆☆☆ 西斯空寂 于XXXX-XX-XX XX:XX:XX留言☆☆☆


1,那些食物是某位友人做的,其实在下只是个试毒的,幸运的是每次都很好吃。

2,言七前辈自己就是黑暗料理的宗师,诸位不用担心。

3,其实你们男神只是太忙了。

№200 ☆☆☆ 请叫在下逸公子 于XXXX-XX-XX XX:XX:XX留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抓住LS真身!!!合影!!!( >﹏<。)~

№201 ☆☆☆ 逸尘大大我要给你生猴子 于XXXX-XX-XX XX:XX:XX留言☆☆☆


((*・∀・)ゞ信息量好大!!!总结一下逸尘傻妈有个很会做饭的友♂人♂,而且每次研究菜色第一个就给他品尝!然后言七傻妈做饭很难吃???

№202 ☆☆☆ JQ发现机 于XXXX-XX-XX XX:XX:XX留言☆☆☆


友♂人♂???是男是女?不管男女做得这一手好菜都当可嫁了,逸尘子傻妈,你是不是不小心暴露了背后的小受?o(*≧▽≦)ツ 

№203 ☆☆☆ 某策划 于XXXX-XX-XX XX:XX:XX留言☆☆☆


于是这帖子从树洞言七太冷酷变成了逸尘子暴露JQ?神展开。。。LZ你还好吗?

№204 ☆☆☆ 围观党 于XXXX-XX-XX XX:XX:XX留言☆☆☆


Lz还在,但是lz也好想知道逸尘子傻妈背后的小受到底是谁!!!

№205 ☆☆☆ LZ 于XXXX-XX-XX XX:XX:XX留言☆☆☆


咳咳,你们真的想多了……

№206 ☆☆☆ 请叫在下逸公子 于XXXX-XX-XX XX:XX:XX留言☆☆☆


逸尘大大不要害羞!!!o(*≧▽≦)ツ 

№207 ☆☆☆ 人鱼粉 于XXXX-XX-XX XX:XX:XX留言☆☆☆


呵呵

№208 ☆☆☆ C_^ 于XXXX-XX-XX XX:XX:XX留言☆☆☆


LS画风不对啊……

№209 ☆☆☆ LZ 于XXXX-XX-XX XX:XX:XX留言☆☆☆


LZ!!!逸尘傻妈更微博了!你家男神转了!竟然不是“转发微博”!!!

№210 ☆☆☆ 逸尘大大我要给你生猴子 于XXXX-XX-XX XX:XX:XX留言☆☆☆


啊啊啊啊啊哪里哪里?!!!!

№211 ☆☆☆ LZ 于XXXX-XX-XX XX:XX:XX留言☆☆☆

 

[截图]

[截图]

言七V:呵呵,明天回国。//@请叫在下逸尘子V:今天的鱼香肉丝和粉蒸排骨 @言七V [微博配图]

↑方便手机党,不谢

№212 ☆☆☆ 好人 于XXXX-XX-XX XX:XX:XX留言☆☆☆


关掉粉红页面,“高贵冷艳”的言七大大正准备继续收拾床边的行李,刚才转发的微博下面跳出一条评论:


言七V:呵呵,明天回国。//@请叫在下逸尘子V:今天的鱼香肉丝和粉蒸排骨 @言七V [微博配图]

@是发尖不是呆毛:!!!!!!!!!Σ( ° △ °|||)︴ 


——TBC——


第二章


飞机抵达C市的时候已是下午2点,谢衣刚出机场,就见一小伙儿举着大大的牌子朝他招手,看他望向自个儿,立刻把眼睛瞪得PIKAPIKA,比见了娘还激动。


谢衣忍不住扶额,明明认识,举什么牌,还写那么大两字,这下子全机场的人都知道他姓甚名谁了……


“瞳总监说省得您出了机场不认识路。”小伙儿是这样解释的。

“十二,我只是去了国外四年,又不是第一天到中国……”他就知道始作俑者不会是十二本人。

待他跟着十二出了机场,拉开后车门,果然就见瞳坐在里面,似笑非笑地对自己点头算作招呼。


“总裁说,一定要第一时间接到您,然后带回公司。”瞳说这话时,虽然表情还一如既往的平淡,但语气中明显带着幸灾乐祸。

“等等?我刚回国不让我回家先去公司?!”饶是谢衣,在接到这样丧心病狂的命令时,也无法淡定了。

“总裁是这么说的,你如果拒绝的话,他会认为你在恨他,谢总经理。”

“我觉得他比较恨我……”


平复了心情后,谢衣掏出兜里的手机,开机,解锁,果然总裁大人的短信就涌了进来。

“谢衣,到了没?”

“本座叫了瞳和十二去接你。”

“先回公司。”

“不回短信?”

“好,很好,你果然恨我!”

谢衣:“……”

好不容易删完总裁大人的短信,又进了一条信息,一看到那名字,谢衣便忍不住唇角上扬,打开来。


傻徒儿:

师父,还没下飞机吗?刚才我打电话还没开机,今晚回家吗?想吃什么?我最近在研究川菜,水煮鱼片怎么样?下了班我就去买菜!师父师父,我好想你!( >﹏< )~肉包它也好想你~~~


一旁的瞳见他一边回复信息,一边露出无奈又宠溺的笑意,就知道对方是谁,趁机戏谑道:“不打个电话回去?”

“不用,他在上班。”谢衣笑笑,到是一点都不急的样子。

“哦?我记得他今年刚上大四?就找工作了?”

“说是找了份实习,在大公司打打杂。”

“哪个公司?”

“他不肯说,说是等我回国给个惊喜。不过嘛……我大概也猜得到。”

谢衣说完,取下眼镜,地揉了揉眉心,眼里显露出疲惫来。

瞳也不再多嘴,只吩咐十二小心开车。


乐无异录完最后一份资料,趁组长不在,小心翼翼地打开手机,果然见有一条短信提示。之前曾在QQ上跟师父吐过槽,现在的顶头上司行政部组长小心眼得很,上班时间不准刷网页和微博就算了,连手机都不能玩,铃声要开静音,接电话要打报告,一旦被抓住,您哪,就等着去他办公室听一小时的叨叨叨吧。


所以上班时间谢衣一般不会给他打电话,好在还有QQ可以用,两人虽隔着天南地北,也能时时聊上几句,时差什么的,当然是能努力克服的!


师父:

乖,为师想吃鱼香肉丝和粉蒸排骨。C_^


Σ( ° △ °|||)︴!!! 喵了个咪!都怪夷则!这两个菜他只做过一次,还没练好!


“无异,上面让你把这份资料送到瞳总监办公室去。”将一叠资料放到办公桌上,人事部的离珠拍拍乐无异肩膀,见他头上的呆毛都垮了下来,不知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事儿。

“哦。”把手机藏好,乐无异看了看桌上那叠不知所云的资料,忍不住嘀咕道:“资料不是一般都十二来拿的吗,今天不在吗?”

“我也奇怪呢,瞳总监最讨厌其他部门的人去他办公室了,今天居然指名叫你过去,怎么,你们认识?”想到这层可能,离珠疑惑地看向乐无异。

“哎,少女,就说你们这些女孩子平时脑洞太大,你也不想想,要是认识瞳总监这种领导,我还可能在这儿混?哦,记得帮我跟组长讲一声,免得他以为我又偷懒去了!”乐无异抱起资料,朝离珠摆摆手,往电梯走去。行政部在二楼,而瞳总监的办公室在五楼,还是坐电梯省力。


离珠是人事部的,乐无异入职前的资料她看过,实习生,某名牌大学建筑系大四,还未毕业,不过专业成绩好得令人咂舌。她也问过乐无异,怎么混到行政部门来了,这个向来精力充沛的少年一听,便垂头丧气地说,领导说了,我还没拿到毕业证,只能打杂。

实习生接触不了什么核心工作这个她能理解,不过公司也不是没有破格招收过优秀的在校生,比如设计部的闻人羽,跟乐无异一个学校一个年级,也是在校生,现在不照样在开发美术的位置上跟着师父学正经的。怎么到了乐无异这……就只能在雩风手下讨生活……

不过话说回来,这位少年要真跟瞳总监认识,也不可能只能在这打杂了吧?


抱着资料来到瞳总监办公司,门口的秘书说里面吩咐了,让他到了直接进,不用敲门了。乐无异虽觉得莫名其妙,还是听话地自行推开办公室门,正准备喊“瞳总监”,就被里面坐着的人吓得差点以为进错了办公室,伸进房门一半的腿赶紧收回来,啪地关上了门。


坐在后面的秘书惊讶地看着乐无异,忍不住道:“你怎么不进去?”

“这……是瞳总监的办公室?”

“当然。”

“那为什么……”喵了个咪的!为什么里面坐的是沈夜???

“乐无异!!!你给我进来!!!”还没等秘书回答,里面就传来一声怒吼,乐无异抖了抖,只好硬着头皮再次推门进去。

“太……太师父……早啊!”尴尬地抓抓头发,面对黑着脸的沈夜,乐无异感觉自己的防御力至少下降了5个百分点。

“哼,徒孙异,你恨我?”

“没有没有!怎么会!嘿嘿……”

“那你跑什么?”

“我只是以为走错了办公室!”

“总裁办公室在11楼,这里是5楼,呵呵,看来你的智商也只适合待在下面打杂了。”

“……太师父,我错了!”

“错哪了?”

“哪都有错!”

“那你还是打杂吧。”

“……”


老老实实地放下资料,乐无异一边琢磨沈夜今天到底是个什么毛病,一边想是不是该向总裁大人汇报一声就退出去了。沈夜像是看出了他的心思,好整以暇地拿起桌上的资料,慢吞吞看了会儿,又指着后面的沙发道:“你先坐会儿,瞳马上回来。”

乐无异听话地坐到沙发上:“额,太师父,瞳总监找我什么事啊?”

“在公司要叫总裁。”

“是,是,总裁。”在沈夜看不到的地方撇嘴,乐无异默默地把他这一特性归纳为傲娇和装逼。

“他回来你就知道了。”

“总监,您回来了?”

话音刚落,门口就传来秘书的声音,等瞳进来,见乐无异也在,对一旁的沈夜挑了挑眉,便让十二把身后的人给迎了进来。


乐无异几乎是从沙发上蹦起来的,他睁大了眼,望着眼前的人,嘴巴张了好半会儿不知道要说什么。站在谢衣旁边的十二看得莫名感动,觉得自己仿佛见证了一场电视里常演的那种,什么千里来相会,世纪大重逢,乐无异那双琥珀色的大眼睛亮得快把以史上最亮双眼著称的自己都给闪瞎了。


谢衣穿着白色衬衣,身形挺拔而修长,一只手拉着行李箱,另一只手还搭着刚才在车里脱下的长风衣。初见乐无异时有些惊讶,不过眼里的情绪很快掩过,将手里的东西交给十二,然后笑着对跟前呆住了的徒儿道:

“无异,见到为师,怎么就傻了?”


——TBC——


第三章


谢衣这个人,身上似乎总贴着“温文尔雅”这个标签,在他成长的岁月里,除了那个被他折腾得差点提前进入更年期的恩师沈夜,其他人提起他,无外乎都是一句:“温柔得就像三月的春风。”“不开心的时候,只要跟他说说话,就什么烦恼都没了。”

谢衣从出生起,就是周围人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成绩优异,性格沉稳,身材外貌完美,无论对谁,眼角眉梢总噙着柔柔的笑。不过,也有人反映,此子看似礼貌温柔,实则对人处事总带着三分疏离。其实这倒不是他刻意为之,只是除了自己的专业,其他事物似乎都让他提不起兴趣,对别人的好意也只是单纯的感激,在别人需要的时候尽力去帮助,却不懂该如何去回以同样的感情。

直至有一天,他遇上了邻居家的小孩。


乐无异是在谢衣刚考上大学时搬到他家隔壁的,那时候这小孩才8岁,有个哥哥,不过一家人都常年在西班牙,因为生意回国来住一段时间。他哥哥留在国外读书,乐无异还小,就带了回来。

谢衣初见他的时候,那孩子正抱着一只小黄猫蹲在墙角哭得惊天动地,待上前打听,才知道原来因为他是个混血儿,瞳色和发色与其他小孩不一样,中文又说不溜,所以被这周围的娃娃们欺负了,连带怀里的肉包,也被孩子们扯掉几戳猫毛。不过根据谢衣的观察,就他哭得那动静,一点也不像是会被欺负的小孩儿。


“孩子,你是谁家的?怎么哭了?”谢大哥哥虽然平时表现得颇为高冷,但偏偏对毛茸茸的东西缺乏抵抗力,比如眼前这小孩,在谢衣眼里,这蓄满眼泪的大眼睛,如世上最美的琥珀染上了水色,在阳光下流光溢彩。而那栗色发顶上竖起的一戳呆毛,在风中微微摇曳,像华月手中的琴弦,轻轻柔柔地挠着他。事后谢衣反省起来,被华月教训罪过,被沧溟说他魔怔,居然对小孩子出手。


谢衣很无辜,事实上,他当时真的只是觉得自己见到了一只血统纯正的猫儿,柔软而可爱。

谢大哥哥的亲和力是天生的,小小的乐无异根本无力抵抗,很快,他知道了这位哥哥就住在他的新家隔壁,这位哥哥还跟自家老妈也挺熟,这位哥哥会做有趣的木头玩意儿,这位哥哥会温柔地问他饿不饿要不要哥哥煮面给他吃。

小孩一家在谢衣家隔壁住了三年,期间拜了谢衣为师,学做那些木头玩意。其实谢衣作为一名建筑系的天才学生,当初只是为了哄小孩做了些玩意儿送他,到后面看出乐无异有这方面的天赋,也开始认真教他一些专业上的知识,乐无异学得很快,下一个天才,就在谢衣孜孜不倦的教导下,慢慢诞生了。

作为半个洋鬼子,乐无异从小对中国武侠小说抱有浓厚的兴趣,拜了师后老师不肯叫,非要文绉绉地唤他一声师父。而谢师父也见识了自己这个徒儿,在成长过程中慢慢将以前欺负他的熊孩子们欺负回来的各种壮举,暗叹自己当初以为遇到了只猫儿,结果是只还没长爪子的小豹子。


到乐家要搬回西班牙时,乐无异不干了,他多年来饱受电视上琼瑶剧言情剧婆媳剧脑残剧荼毒,在父母和谢衣面前上演了一哭二闹三上吊,又是绝食又是断水,搞得全家鸡飞狗跳,最后干脆一股脑病倒,大冬天高烧38°躺床上叫师父,要不是医生给力,估计得病成脑瘫。

一家子在平时懂事听话如小天使般的孩子化身为恶魔熊孩子的打击下,只能默默求助谢衣,这时候谢衣已经21岁了,并在沈夜的公司里有了一份收入不错的兼职,生活富足。乐老爹红着老脸来求时,谢衣就已经打算把这孩子接手下来,就怕孩子太小了,父母肯定不会放心,谁知乐家自古接受资本主义思想的熏陶,对孩子的教养到是非常放得开。

乐无异的老妈傅清姣女士大手一挥,道:老娘十岁就采薇老师到国外混了,现在异儿都十一岁了,我儿子随我,男子汉怕个屁!谢老师,这孩子就麻烦你了!每个月的生活费我们会准时打到你账上的!


于是,乐无异的人生,就此与谢衣绑在了一起,哦,还有那只已长成肥猫的肉包。


——TBC——


第四章


要说接下了一个半大的孩子,谢衣也是有不安的,但不知道为何,从来未觉后悔。乐无异从小就非常懂事,根本不让大人多操一份心,成绩除了有点偏科外,其他德智体美劳算是全面发展,个头也窜得快,到14岁的时候已经到谢衣肩膀了。最最宝贵的是,这孩子在发现谢大哥哥煮的面根本不能下咽后,痛定思痛,自我开发了烹饪天赋,从此向世人宣布,这片厨房,已被他承包了……_(:з」∠)_


对此,常带着妹子小曦来串门的太师父很满意,沧溟和华月女士很满意,连沉默寡言的瞳也很满意,乐公子结交的死党的夏公子阮妹妹羽姐姐更是非常满意。谢衣虽然心疼小孩儿,但见乐无异每次听到他说出“好吃”两个字时掩都掩不住的满足后,也就听之任之了。


一切的变化在乐无异16岁的时候,拿到重点高中录取单的孩子,做了一桌子好菜,然后羞羞答答扭扭捏捏了半天,在谢衣脸上留下了一个吻。

这动作其实他们也常做,乐无异是在国外长大的孩子,很喜欢跟谢衣肢体接触,蹭蹭鼻子,吻吻脸,不过从他进入青春期后,似乎很少主动这么做了。谢衣不明所以,只见乐无异抿了抿唇,抬眼观察了下他的表情,然后像下定决心一般,小声道:“师父,我……我喜欢你……”

“???”听小孩这么说,谢衣有些懵,差点下意识地回答师父也喜欢你啊,但又敏锐地发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乐无异的意思,并不像是单纯的向师长表达喜爱尊敬。

“师父!我喜欢你!就是老爸喜欢我老妈那种喜欢!”乐无异也知道谢衣没明白自己的意思,干脆豁出去大声解释了一遍,然后趁谢衣还在发懵,飞快又把吻落在了谢衣的唇角。


这下子就算是装傻也装不下去了,谢衣震惊地看着眼前的孩子,乐无异其实内心并没有抱什么希望,只是想在今天把想说的话说出来,他向来是这样直爽又认真的好孩子,他没有想过要谢衣回应自己,但就是想说,想让他知道,想自己这辛苦又难过的暗恋……有个结果,他甚至早想好了,如果谢衣从此不理他,他就申请高中去住校,然后大学回西班牙去念,再也不要打扰到师父,再也不在谢衣面前出现。


谢衣这晚上确实没有再理他,他看着那双琥珀又变得水汪汪,看着那孩子从满脸通红到血色褪尽,只对他说了一句话:“你好好想想你究竟在说什么。”


谢衣也觉得自己太残忍,事实上他最见不得这孩子哭了,乐无异一流泪,他就感觉自个儿心肝脾肺肾都在痛。但是没有办法,他有什么办法,这孩子才16岁,他们都是男人,他竟然对自己说喜欢,像父亲喜欢母亲那样喜欢!

这是不可以的,不仅仅是谢衣自己的感情到底放在那,而是乐无异还那么小,他甚至还没有成年,他根本不懂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只是他俩一直生活在一起,他的父母没有在身边,他们都是彼此在这段时间内的唯一依靠,乐无异还来不及认识别的人,认识真正应该让他动心的对象。

他太小了,连年轻这个词都论不上,他只是错把亲情假想成了爱情,虽然他们之间并没有血缘亲属关系。是的,一定是这样的,这个晚上,谢衣闭不了眼,他点着烟,坐在阳台上想了一夜。烟是他年轻的时候装逼学的,但当乐无异来到他身边后,他就没有抽过。


第二天早上那孩子还是乖乖给他做了早餐,然后肿着眼出门了,说是去找夷则他们。谢衣随后也出了门,向自己恩师一行人报备昨晚的事。他大概只是想发泄一下,华月和沧溟果然又说他罪过罪过,居然真对小孩儿出手了,沈夜什么都没说,白他一眼,去肯德基给小曦打包了最新的儿童套餐。倒是瞳,竟语重心长地对他说,我就看那孩子比同龄人聪明得多,不见得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你也该好好看看自己的心了。


乐无异晚上十点还未归家,谢衣放心不下,打了通电话,开车到夏夷则家里去接他。在夏夷则家门口,他看到那孩子没精打采地出来,然后被身后的闻人羽拍了拍肩膀,看来他们都知道发生了什么,阿阮甚至去抱了抱他。而谢衣,竟然对这一幕感到异常刺眼。

上车后,他关掉音乐,深吸一口气问乐无异:“那个闻人羽……还有阿阮,都是挺漂亮的姑娘,你不喜欢吗?”

“……”乐无异睁大了眼,难以置信地看着他,谢衣也知道自己说了傻话,啧了一声,赶紧转头过去认真开车。

车内安静异常,许是过了很久,谢衣耳边传来小声地抽泣声,他不敢去看那孩子,只用余光瞟过去,乐无异也没有看他,只慢慢把头埋进膝盖间,双肩很小幅度地抽动。谢衣心疼得不行,却不知该说什么,他烦躁地把车停到安全地方,摇开窗户,拿起烟准备下车,却在车门刚打开时被乐无异拉住了衣角。


“师父……师父……你别走……”乐无异声音抖得厉害,抓着他衣角的手也是抖的,他咬着唇,谢衣知道他在努力抑制哭声,眼泪却一滴一滴掉落在车座上,然后消失。

“无异……”谢衣叹了口气,正想说些什么,却被乐无异拉得更紧了。

“师父!师父……你别走……我申请住校了,等开学我就搬走……你别走……也别抽烟了……抽烟对身体不好……我不会打扰你的,师父……你别难过……是无异错了……”那孩子断断续续地说着,像是害怕被谢衣就这么扔掉,他使劲地承诺着,头一直垂着,不敢抬头看谢衣。

这仿佛又回到了他们初见时,他面前的孩子像只被遗弃的猫儿一样颤抖着,可怜得厉害。谢衣又回忆起当初那份细如琴弦一样的悸动,随着男孩的成长,原来已经可以架塑成一张让他难以捉摸的曲谱,绵延着,在他心底缓缓拨开,那乐章如少年的低泣,流进他心底的每一个地方。

“无异,别哭了……”

乐无异感觉谢衣把手轻轻放到自己头上,然后温柔地揉了揉,他知道,他们今夜的谈话,就这么结束了。


开学后,乐无异搬去了学校,然后两人就开始了对彼此无止境的思念,虽然一开始谢衣并不承认这点。

他发现每天早饭只能吃路上买的包子,之后一天两顿都只能混食堂,偶尔夜里饿醒给自己煮的面简直惨不忍睹。他发现每天电视只能一个人看,再好笑的节目也没人陪他讨论,没人在他专研课题到深夜时端上一碗暖胃的糖水,也没人与他一起分享新的木头玩意儿研发成功的喜悦。

确实想他了,谢衣靠在沙发上,刚摸出一支烟,突然想起无异说让他别抽烟对身体不好,然后赶紧放下打火机,连整包烟都扔进垃圾桶。


这难以言喻的日子终于熬到了快过年,乐无异放寒假。

就算是申请住校,寒假也是得回家的,中国的新年并不能影响大海另一边的国度,所以乐家仍然是忙碌的,乐无异也没法回西班牙去,当然这并不是真正的理由,他只是想回谢衣那里。他想见谢衣,就算说了再也不打扰师父,他也仍然想见他,想得发疯。

谢衣并没有去接他,过了这个年,他就17岁了,他已经算是个小伙子了,他觉得,谢衣不应该再把他当孩子看,哪怕是接他放学这种事。所以他没有告诉谢衣自己什么时候考完试,他想谢衣白天不是在大学里做助教就是在沈夜公司打工,他可以先溜回家,然后为谢衣做一桌好菜。

然而当他拖着行李走进家门时,却发现谢衣正在沙发上坐着等他,见到他进门,像以往一样对他温柔地笑了起来。


“无异,你回来了?”

“师、师父……!”

理科生乐无异并没有更好的词句来形容他们这次再见面,他只知道见到谢衣那一瞬间,他在心中演算过多次的沉稳和冷静都不见了,坚持自己是大人了决不能再哭的那份决心也不见了,憋了大半年的思念在谢衣的笑容前全面爆发,眼泪根本止不住。乐无异一边默默地唾弃自己像个娘炮一样哭个不停,一边扔掉行李冲进谢衣怀里,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抓着谢衣的衣服叫师父。

谢衣叹了口气,哀悼自己新衬衣的同时,想起被华月沧溟念罪过念没了的节操。


他对这个孩子,确实动心了……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


之后的事,就顺理成章了起来,乐无异不再住校,谢衣纠结来纠结去,终于在某个深夜乐无异的主动袭击下,拥着那傻徒儿给了他一个成年人的吻。

一开始是乐无异偷偷的浅尝截止,试探一般在谢衣唇上舔了舔,结果师父回应他的是两片薄薄的唇,带着强势就那么压下来。乐无异顿时有些慌,赶紧闭上眼睛,只感觉后脑突然被托住,腰也被拥着,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谢衣整个人与他贴在一起,一抬手就能触到他心脏的位置,那里跟自己一样跳动得好快。


“师父……我喜欢你……”

一吻完毕,乐无异贴着谢衣耳边,再一次认真地告诉他。

“傻徒儿。”谢衣低低地笑了起来,乐无异红着脸,却没有躲避他的眼睛,他那琥珀般的眼睛坚定又迷人,谢衣忍不住将唇贴了上去,轻声道:“我知道。”

乐无异回想之前那些在看不到光彩的日子,又觉得谢衣的黑眸深若寒潭,看向自己时又散发着温润的光泽,他们终于离得这么近,谢衣一笑起来就让他晃了心神,觉得满心都欢喜了起来。


“师父,我喜欢你。”

“傻孩子,师父也是……我也喜欢你。”

谢衣想,自己这感情来得冲动,却并不突兀,乐无异这么年轻,他明明半年前还在拒绝他,但这一刻,却突然再也放不开了。用更文艺的说法,就仿佛是,他们在更早,在前世的时候,就合该在一起了。


——TBC——


第五章


【树洞】自从粉了男神,我觉得自己成了世界上最鸡摸的粉丝 [2][3][4][5] HOT


说起来……自从男神回了国,怎么就没个消息了???

№433 ☆☆☆ 我是LZ 于XXXX-XX-XX XX:XX:XX留言☆☆☆


LZ问得好,_(:з)∠)_虽然平时也没多少消息……

№434 ☆☆☆ = = 于XXXX-XX-XX XX:XX:XX留言☆☆☆


这种时候,就要呼唤逸尘子傻妈了!

№435 ☆☆☆ 人鱼粉 于XXXX-XX-XX XX:XX:XX留言☆☆☆


@逸尘子

№436 ☆☆☆ 我是LZ 于XXXX-XX-XX XX:XX:XX留言☆☆☆


@请叫在下逸公子

№437 ☆☆☆ 逸尘大大我要给你生猴子 于XXXX-XX-XX XX:XX:XX留言☆☆☆


[截图]

@请叫在下逸尘子V:你们的男神,此时大概在享用天朝美食吧…… 

№438 ☆☆☆ 好人 于XXXX-XX-XX XX:XX:XX留言☆☆☆


…………

………………

享♂用♂这个词,总觉得用得很哲♂学♂

№444 ☆☆☆ 发现小咪咪的眼睛 于XXXX-XX-XX XX:XX:XX留言☆☆☆


一回到家,乐无异就抱着师父不肯撒手,谢衣哭笑不得地看着他头顶的呆毛,想当初离开时他还在自己肩膀那处,现在竟跟自己一般高了。肉呼呼的小圆脸拉长了,眼睛更大了,鼻子更挺了,皮肤依然白皙,奶油一般勾得人心痒。就是这性子,还跟小时候一样爱撒娇。


那年两人刚确定关系没多久,沈夜在乐无异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第二天,就当机立断把谢衣派到米国去管理分公司,嘴上说得是十万火急,其实谢衣知道,沈夜这是想用时间来让两人都冷静一下,让乐无异在没有他的陪伴下再长大一些,让他看清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那么需要谢衣。

好在这四年的时间改变的似乎只有身高和外貌,在视频时乐无异每天神采奕奕的笑容中,这场异国恋谈得并不算太艰难。


因为在路上腻歪太久,忘了去市场买菜,谢衣回国后的第一顿晚餐无缘尝到徒儿的手艺,只好退而求其次去了附近一家比较正宗的川菜馆,谢衣还特地点了鱼香肉丝和粉蒸排骨,窘得乐无异面红耳赤。

须臾他又突然福至心灵,小声嘀咕了句:“师父这莫非在吃醋?”

谢衣夹菜的手一顿,似笑非笑地瞧了一眼赶紧埋头苦吃的小徒儿,没有回答。筷子却是换了个方向,将一大夹被红油覆盖的夫妻肺片放进乐无异碗中,盯着他吃光为止,可怜平时就不太能吃辣的假洋鬼子狠狠灌了大半瓶可乐才缓过来。


就这样吃完饭后回到家,分离了四年的恋人终于拥在一起。乐无异紧紧把头埋在谢衣的肩膀上,谢衣一下一下抚摸着他柔顺的头发,像是在安抚一只害怕失宠的小宠物。

“师父,你不会再走了吧?”

“不会了,无异,师父不会走了,从今天起,师父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乖孩子,别哭。”

“我才没有哭!”

像是要证明什么,乐无异抬起头来,果然是没哭,他对于师父总是歧视自己年龄这一现象怨念颇深,现在他可是纯爷们了,师父这语气还跟哄小孩儿似的。

“好好,为师知道了,无异现在已经长大了,对吧?”谢衣忍不住笑了起来,见乐无异还要反驳,便忽然吻了过去。乐无异果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只呆呆地任由师父把唇贴了上来,用舌撬开一点缝隙,然后深深浅浅地舔舐开来。好久没接师父的招,乐无异在谢衣怀里整个人都快软成了一滩,直到谢衣拍拍他的屁股,这才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地靠在师父肩上喘气。


沈夜放了谢衣几天假调时差,但并没有给乐无异也批假,所以第二天小情侣还是得各干各的事,谢衣睡到中午才起来,然后在微波炉里发现了好徒儿做的早餐和午餐,保鲜膜上的小贴士连加热几分钟都备注了。

乐无异踩着点儿赶到公司,果不其然又受到变态组长的无差别文件攻击,整整一个上午都埋到键盘上了,终于熬到午休时间才打开手机刷一发微博。

悄悄关注里的唯一一个人破天荒更了一条原创微博:


言七V:回家第一顿午餐,还是熟悉的味道。(¯﹃¯)[微博配图]

下面是手机拍的一桌子菜,是他早上6点不到就起来精心准备的。


高贵冷艳,冷酷到底的言七大大居然更微博了!而且还配了图!而且还卖萌!简直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于是粉丝们沸腾了,连路人都忍不住奔走相告,瞬间这条微博就被上千条评论转发给轮了,乐无异偷偷回复的三个字,早就被淹没在评论大军中。

@是发尖不是呆毛:么么哒~(づ ̄3 ̄)づ╭❤~


作为革命友人,离珠向来比较同情同在雩风手下讨生活的乐无异,刚一得到新八卦,就赶紧端着饭碗凑他跟前去分享,今日办公室话题最热门的,当属即将空降的总经理了。

“少年,你今天做的这珍珠丸子可真好吃。”

“所以你其实不是来说八卦,是来蹭吃的吧?”

“别这样嘛少年,你造吗,咱们这办公室,马上要变天了!”

“我不造,少女。”

“哎,你真是不关心时事政治,新的总经理据说过几天就要上任了,这几天,各位中高层动作可多了,个个都绞尽脑汁算计着怎么跟新领导打好关系,或者趁机上位。你看今天咱们组长,脸上的假笑都快绷不住了!”

“咱们又不是中高层,我一实习生,连个正式员工都算不上,关心这个作甚?”

乐无异对新八卦完全不为所动,继续吃自己的午餐,还盘算着今晚回去给师父父做正宗的鱼香肉丝和粉蒸排骨。

“话不是这么说,我听说,新来的总经理他……”离珠眨眨眼,故作神秘地压低了声音:“帅!爆!了!”

“咳咳咳!”

“你咳什么?”

“没什么,我说这新经理还没上任,你们怎么知道他长啥样呢?”

“瞳总监那边的秘书说的,昨天瞳总监去机场接的人,听说还带到办公室去了,说起来你昨天也去了总监办公室,没见到?”

“没有。”乐无异摇摇头,看起来非常老实。

“哎可惜!听说总经理他呀,长得玉树临风,风度翩翩,一身长风衣穿得高贵冷艳,笑起来温柔又腹黑,端得是一副英俊潇洒风华月貌面如冠玉衣冠禽兽……”

“喂,成语用岔了吧少女!”乐无异扶额。

“咳咳!反正,就是很帅很腹黑了!你怎么脸红了?”

“这食堂空调开得大,我是热的!很帅就算了,很腹黑你都能用看的?”

“他不是戴眼镜嘛,戴眼镜的帅哥多腹黑,等着瞧吧,他要是有女朋友,准会被吃得死死的!”

“……”他到是没有女朋友,不过男朋友似乎好像也许是真的被吃得死死的……

看着对面已经陷入脑洞无法自拔的离珠,乐无异再次深深地领悟到:女人啦,真是太可怕惹。


——TBC——


评论 ( 5 )
热度 ( 88 )

© 蟲二 | Powered by LOFTER